图片 7
世界历史

惠灵顿事变后张汉卿为何亲自送蒋介石(Chiang Kai-shek)回马那瓜

图片 1

1936年12月12日,西北剿总司令张学良在多次劝谏蒋介石无果后,联合西北军杨虎城发动兵谏,囚禁蒋介石,这就是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

张学良的终身大约能够分为两个局部,第一局部是西安事变之前,一个是西安事变以后。西安事变是史书十分重要的一个事情,更是影响张学良终身的一次转机。

在24日已决心亲自送蒋回南京,并告知王、董、何三人,手令是25日去机场前巳经写好的,同时还写了一封给杨虎城和于学忠的信,内容大致相同。手令和信交杨虎城后立即影印并分送给各有关将领。
陪送
回南京,虽然是个人的决断,但确实是事先经过认真考虑后做出的决定,决不是一时的感情用事。
1936年12月12日,国民党东北军张学良和十七路军杨虎城为停止内战、一致抗日,毅然联合发动「兵谏」扣留了
,随即通电全国,提出八项救国主张。这就是震惊中外的 。
当天,张学良即电告中共中央。17日,中共中央派周恩来、秦邦宪、叶剑英等前往西安,力促
和平解决。22日,宋子文、宋美龄也从南京到达西安。经过谈判,双方达成六项协议。在
承诺「决不打内战」和「一定要抗日」后,西安各方同意释放蒋介石。
的和平解决基本结束了十年内战局面,初步实现了国内和平,对推动国共两党再次合作,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起了重大的作用,成为由国内战争走向抗日民族战争的转折点。
当天的《西北文化日报》号外第一号及13日的报纸,是当时国内最早报道西安
的号外和报纸。号外略云:「……西北各将领及数十万士兵忍无可忍思发为义举,在张副司令杨主任领导之下实行对蒋介石氏兵谏,促其省悟,今晨黎明本市枪声即因此而起,张杨与各将领并就救国主张,通电全国,清算十年来之错误国策……救国主张:一、改组南京政府收容各党各派人才负责救国;二、停止一切内战;三、立即释放上海被捕之爱国领袖;四、释放全国一切政治犯;五、开放民众爱国运动;六、保障人民集会结社一切政治自由;七、确实遵行孙总理遗嘱;八、立即召开救国会议。」13日的报纸标题为:「争取中华民族生存,张、杨昨发动对蒋兵谏,通电全国发表救国主张,八项改组南京政府容纳各党各派。」报纸还报道了12日西安「30万民众欢腾鼓舞拥护民族解放运动」的盛况。张学良和蒋介石
西安事变后,国际国内反响极其强烈而复杂。苏联对西安事变的指责完全出乎张杨的意料;南京政府中亲日派借机发动大规模内战的危险更使张学良担心;张杨两部都有人叛变,东北军和十七路军内部在如何释放蒋介石问题上有意见分歧,杨虎城也「犹疑不决」。在这种情况下,1936年12月25日下午,人们难以预料地戏剧性的一幕突然出现了,张学良在未告知中共中央代表周恩来也未事先取得东北军和十七路军将领同意的情况下,断然决定亲自乘飞机陪同蒋介石回南京,并于当日抵达洛阳,26日到达南京。更让人始料不及的是,蒋介石一到南京,便将张学良扣押起来,并且长达数十年之久,直到蒋介石死后张学良才重获自由。在这种情形下,失去中心的东北军团体也因此分化瓦解了。
张学良在24日已决心亲自送蒋回南京,并告知王、董、何三人,手令是25日去机场前巳经写好的,同时还写了一封给杨虎城和于学忠的信,内容大致相同。手令和信交杨虎城后立即影印并分送给各有关将领。张学良陪送蒋介石回南京,虽然是个人的决断,但确实是事先经过认真考虑后做出的决定,决不是一时的感情用事。
新中国成立以来,史学界对张学良该不该亲自送蒋介石回南京一直争论不休。多数人认为张学良对于蒋介石的本性认识不足,考虑欠周,为张学良遭到长期囚禁感到惋惜;有人甚至认为这是张学良幼稚、讲哥们义气、没有料到后果的冲动之举。直到1983年中国革命博物馆(现为中国国家博物馆)从张学良旧部手中征集到一件影印的张学良在送蒋介石回南京前写的手令见报后,史学界对此展开了一场热烈的讨论,对张学良送蒋介石之举有了新的认识。
手令中所说的「虎臣」应为「虎城」,即抗日联军临时西北军事委员会副主任、十七路军总指挥杨虎城;「孝候」应为「孝侯」,即东北军第五十一军军长、甘肃省主席于学忠的字;「何」即东北军骑兵军军长何柱国。「王」即东北军第六十七军军长王以哲;「缪」即东北军第五十七军军长缪澄流;「董」即抗日联军临时西北军事委员会参谋长董英斌;「余之职」即抗日联军临时西北军事委员会主任之职。
手令原保存者为辽宁省新民县的赵新华先生,他曾任张学良处的承启处录事,负责内禀外达工作。张学良被扣押后,赵新华又在于学忠的东北军第五十一军留守处工作。1945年4月,于学忠调任国民党军事参议院副院长时,赵新华辞职回了老家,于学忠把一些照片、画册和这件手令石印件送给赵留作纪念。赵新华一直精心收藏这些资料,但这些资料在「文化大革命」中被迫上交当时的县「彻查办」(1968年清理阶级队伍时成立的「彻查办」组织)后不知去向。1983年夏,赵新华写信恳请中国革命博物馆派人帮助查找。中国革命博物馆接到赵新华信函后很重视,随即派季如迅和胡京春二人奉命前往,在辽宁省新民县委的协助下,分析排查线索,访问了有关人士,经过多方面查寻,先后两次去该县档案科,终于在一本《东北血泪史大画册》中找到了这份手令,并请新民县有关部门正式将手令等资料归还赵新华同志。赵新华同志十分感动,决定将这件手令及照片等资料捐赠给中国革命博物馆收藏。该手令原来断裂成四小块,现巳拓裱修复。
张学良在24日已决心亲自送蒋回南京,并告知王、董、何三人,手令是25日去机场前巳经写好的,同时还写了一封给杨虎城和于学忠的信,内容大致相同。手令和信交杨虎城后立即影印并分送给各有关将领。张学良陪送蒋介石回南京,虽然是个人的决断,但确实是事先经过认真考虑后做出的决定,决不是一时的感情用事。
张学良何时决定亲自送蒋介石回南京,手令又写于何时呢?有人写文章说是蒋在机场重述六项「诺言」后,张学良动了感情,非要亲自送蒋回南京,接着就在飞机旁用红铅笔写了一个手令。但从手令的字迹看却明显是用毛笔写的,写的也比较从容,不像是在机场上临时写的。1983年,中国革命博物馆季如迅为此专门采访了何柱国将军。何将军回忆说:「张学良送蒋介石回南京时,我就在张的左右。张学良在机舱外和杨虎城边走边交代事情,我当时不同意张学良去南京。张上飞机时,我还拉过他。但张执意要走,打开我的手,走上了飞机。随后蒋介石等人也上了飞机。张学良在机场上没有走进什么房间,也没有在飞机旁写过什么东西。由此可以确认,手令是张学良预先写好的。」何将军还说张学良写字常有别字。
1986年,杨虎城的机要秘书王菊人发表文章说:「12月25日放蒋,是张突然决定的,事先没有得到杨的同意。只是蒋临行前,张才打电话请杨去。杨到了那里的时候,蒋已出来要上车了。张只低声对杨说,现在就放他。杨不好当着蒋的面和张争执,只好一道去送蒋。不料到了机场后,张突然交给杨一个手令,就是在他未回西安之前,东北军由于学忠统率,归杨指挥的命令。」何柱国的回忆文章则说:「双方终商定了和平解决事变条款。张将军还表示要亲自送蒋回南京请罪,以增加蒋之领导威信。……12月24日召集王以哲、董英斌和我三人,密告送蒋的决心。三人均阻之,最后建议至多送至洛阳。」当时跟随于学忠在兰州的周达夫的回忆文章说:「26日飞机送来影印的张学良亲笔信两件,一件是致杨虎城和于学忠的,大意是:蒋委员长已接受我们的八项主张,弟亲自护送回南京,所有军政事宜,请两兄共同主持,特此奉恳。另一件是致各部队长的,大意同前。」高崇民的回忆文章说:「张恐夜长梦多,就急于要把蒋送回南京,而且要亲自送蒋回去。亲自送蒋只是张自己的决定,任何人事前都没有同意的。……张学良在25日早晨到绥靖公署见到高的时候说:『你的信我看到了,但是我们要大仁大义到底况且外边情况并不好,我们要自己请神自己送,不要自己搬石头砸自己的脚。这件事情只要于国家有利益,牺牲我个人或东北军团体都在所不计。』并说:『周恩来是同意放蒋的,只是杨虎城还犹疑不决,我就去说服杨虎城。』」
以上说明,张学良在24日已决心亲自送蒋回南京,并告知王、董、何三人,手令是25日去机场前巳经写好的,同时还写了一封给杨虎城和于学忠的信,内容大致相同。手令和信交杨虎城后立即影印并分送给各有关将领。张学良陪送蒋介石回南京,虽然是个人的决断,但确实是事先经过认真考虑后做出的决定,决不是一时的感情用事,他以民族大义为重,以全国团结抗战大局为重,不计个人安危和团体的得失,同时也为万一发生事故预先写好了手令,作了人事安排。至于张学良为什么会断然决定亲自陪送蒋介石回南京呢,史学界历来见仁见智,众说纷纭,有人说是形势所迫,有人说是性格使然。张学良本人对此从未有过明确的说法。1990年,在蒋氏父子相继去世后,张学良在台北接受日本广播协会的采访时说,当时周恩来是反对他这么做的,「甚至到机场想把我追回来」,但我明知去南京将被逮捕,还是去了南京,因为「我是个军人,我做这件事我自己负责」,「同时我是反对内战的,我对牺牲自己毫不顾虑」。
毛泽东在1937年3月1日接见美国进步作家、记者史沫特莱访谈时曾说:「西安事变中,国内一部分人极力挑动内战,内战的危险是很严重的,如果没有12月25日张汉卿先生送蒋介石先生回南京一举,如果不依照蒋先生处置西安事变的善后办法,则和平解决就不可能,兵连祸结不知要闹到何种地步,必然给日本一个绝好的侵略机会……」无可否认,张学良亲自送蒋回南京是张学良在爱国主义思想主导下逼蒋和拥蒋抗日的继续,是不怕牺牲自我谋求举国一致抗日的又一爱国壮举。蒋介石扣押了张学良后,虽然曾一度调集军队进逼西安,但在全国人民强烈要求停止内战、联合抗日的压力下,在中共代表周恩来等的努力下,维护了红军和东北军、十七路军的团结,使和平解决西安事变的成果基本上得以保持。76年过去了,中国抗日战争早已以中华民族的伟大胜利载入史册,但张学良、杨虎城二将军为停止内战、一致抗日而发动西安事变并和平解决事变的壮举,将永远载入史册。

图片 2

图片 3

西安事变前,蒋介石(左二)、宋美龄(左三)、张学良(左五)、杨虎城(左六)等合影。

晚年的张学良曾对西安事变做过比拟全面的回想,事先张学良和杨虎城将蒋介石拘留收禁在显得一个机密第宅,待到厥后逐步安宁上去以后,张学良曾独自去见蒋介石,蒋介石见到她的第一句话就是“汉卿,我有一个公函包脱漏在办公室里了,那边面的工具十分重要,万万不克不及让他人看到。”,表示期望张学良能去帮他取回这个公函包。

史载,该年12月12日凌晨5点,西安东北骊山方向枪声大作,倒蒋行动开始,蒋介石听到枪响后,跳窗越墙逃入半山腰,躲进一个岩洞中,不久就被张的卫队营长孙铭九(后来他投降日伪成了汉奸)逮捕了。蒋冻得瑟瑟发抖,脸色苍白,脚被扭伤,情形很是狼狈,孙铭九态度十分恭敬地扶其下山。当日,蒋介石被张学良的亲信唐君尧接入西安城,送至新城大楼,蒋的随扈高官陈诚、蒋鼎文、蒋作宾、陈调元、钱大钧等人以及时任陕西省长的邵力子也被拘押在西安招待所内,立法院长邵元冲、蒋的卫队长蒋孝先罹难。

图片 4

西安事变爆发后,国内外舆论反响强烈,南京政府内部亦分为两派,一派以何应钦为首,主张发兵讨伐张、杨,一举轰平西安,置蒋的安危于不顾,另一派以宋美龄、宋子文为首,不主张大动刀兵,先派人探查具体情况,再设法营救。国际舆论也对此事一片哗然,苏联政府认为“西安事变”犹如导火索,若处置不当或许会引爆内战,假如发生同室操戈之内战,无异于帮助入侵者开路,希望中国各方用和平方式协商解决;同时,英、美等国也纷纷发表对此事的看法和担忧,主张中国各方切勿起内争,应以和平大局为重,才能同仇敌忾,强硬对日。日本则浑水摸鱼,极力挑拨南京和西安的关系。

因而张学良就赶回蒋介石的办公室,找到了阿谁公函包以后,张学良本有意翻开这个公函包,但终极耐不住好奇心仍是翻开了,张学良发明公函包里除一些军事舆图,竟另有一些张学良暗里给宋美龄的函件。

12月17日,中共代表周恩来、叶剑英、秦邦宪飞抵西安;22日,南京方面派出宋美龄、戴笠、宋子文等为代表到西安斡旋。

图片 5

23日,三方会谈开始,在张学良、宋氏兄妹、以及周恩来等人的共同努力下,蒋介石答应了张、杨提出的“停止内战、联共抗日”等8项主张,西安事变最终得以和平解决。

张学良给宋美龄的函件中究竟写了些甚么工具我们已无从得知,但最少我们能够晓得二人的确已经干系亲密。厥后在多方的配合勤奋下西安事变和平解决,但张学良的运气也的确今后完全改变了,他被蒋介石幽禁,展转多个中央,最后被幽禁于台湾,直到1990年才得以取得自在。

史载,事变发生后,张学良曾致电山西省主席阎锡山,邀他来西安共商救国大计。阎锡山接电后,立即召开军政紧急会议,商议如何应对。阎锡山在会上说“小六子(张的乳名)太蛮干了,已元气大伤”。经反复研究,山西方面决定拥护南京政府,设法营救蒋介石,并严厉谴责张、杨的忤逆、鲁莽之举。

图片 6

图片 7

蒋介石不断幽禁张学良而不杀他的缘由,我们猜测,除顾念二人的结拜友情,另有对大局的顾忌,该当另有宋庆龄在二人之间的周旋。

西安事变后,蒋介石和宋美龄返回南京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1936年12月25日,即西安事变达成协议的翌日,张学良见其“安内必先攘外”、“逼蒋枪口对外”的主张得以实现,既然兵谏之目的达到了,就必须释放蒋介石回南京。张学良执意要亲自送蒋回南京,许多人劝他不必亲往,以免遭报复。但张不为所动,他相信蒋介石的人格,当他陪蒋抵达西安机场时,蒋介石颇为动情的对他说:“我们兄弟两人,大仁大义,从不抱怨,将来历史上记一笔定流芳百世”。张学良很感动,更表示一定要陪蒋飞南京。蒋说:“我们兄弟两人已谅解,你到南京反而不好办,若他们打你的主意,那我就遗臭万年了”。蒋介石劝张学良不必亲自陪送去南京,张却似心有愧疚且动了感情,仍坚持己见,于是两人一起登机南飞。

蒋介石在张学良的执意陪伴下回到南京。待惊魂稍定后,他开始考虑如何处置肆意妄为、竟敢以兵谏的方式抓扣自己的张学良。1937年13月31日,在国民政府特设的军事法庭上,审判长、辛亥元老、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常委李烈钧当庭宣布:判处张学良有期徒刑10年,剥夺其公民权5年。之后,张学良被软禁了几乎大半辈子。蒋介石曾对前来为张求情的人说:“张学良年轻气盛,他小事聪明,大事糊涂,还是因为其读书太少之故,我把他圈禁起来,是要逼他多读一些书,多闭门思过”。蒋毕竟是个见惯惊涛骇浪与官场暗流之人,他岂能看不出来张学良虽然参与了“西安事变”,但并非主谋,最多不过是被人利用、撺掇“协同举事”罢了。据说当初蒋介石认为张学良只是个纨绔子弟,他抽大烟、赌博、玩女人,样样均沾,却难堪大事,因此他须为丢失东三省担首责。

据传西安兵谏后蒋介石确实曾起杀机,准备除掉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公子哥儿,后经宋美龄、宋子文、于凤至等人的极力劝阻,又考虑到他的国际影响和顾忌其麾下数十万东北军旧部,他方才作罢,遂留其一命。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