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2
澳门在线威尼斯官方

后金军打毛文龙,竟演变成了对半岛的“灭国之战”!

原标题:后金军打毛文龙,竟演变成了对半岛的“灭国之战”!

京畿之战

图片 1

毛文龙字振南,浙江钱唐县人。他开创了东江镇,东江镇也成了军事重镇。毛文龙在与后金战斗中也颇有战功。下面,小编就和大家一起聊聊毛文龙。

当清朝还没有建立的时候,努尔哈赤给自己政权取的名字叫做金,因为有了完颜阿骨打的金,所以努尔哈赤的金成色就不足了,史家一般称之为后金。后金直到明崇祯九年,也就是1636年,才被皇太极改成大清。所以要是按照时间来算的话,袁崇焕和毛文龙都是“抗金名将”。面对后金的招降,在死战还是议和问题上,这两位抗金名将的做法迥异,但是他们的下场却是一样的,这就不能不令人唏嘘不已了。

图片 2

明崇祯二年十月至三年正月,在明与后金的战争中,后金汗皇太极率军在明京师周围与明军进行的作战。

这个问题中有两个谬误,第一是后金围剿毛文龙,后金渡过鸭绿江,进兵主要目的是攻打朝鲜政权,解决后顾之忧,毛文龙只是后金的附带目标。失去朝鲜这个生存土壤的皮岛驻军,以后再无大的作为,可以看出皮岛的作用没有部分人夸张的那么大。

天启七年初,后金首领皇太极一面派遣方金纳为首的九人代表团,前往宁远与当时的辽东巡抚袁崇焕议和,以疑惑明朝方面。一面派镶蓝旗旗主阿敏、镶白旗旗主阿济格、镶红旗旗主岳托,贝勒济尔哈朗、杜度、硕托,总兵李永芳等人率大军攻打东江镇,以解决心腹之患。

关于袁崇焕的争议有很多,而争议的焦点一般有两个:其一,袁崇焕有没有跟后金议和并以粮资敌;其二,为什么要杀掉给后金制造了极大麻烦的皮岛守将毛文龙。特别是史学家计六奇在《明季北略》中,直接把袁崇焕比作了秦桧,并且说袁崇焕杀毛文龙,完全是与后金议和的需要。

文|沙尘暴(读史专栏作者)

皇太极吸取进兵宁远、锦州兵败的教训,放弃强攻宁、锦坚城的方略,于二年十月取道蒙古,兵分三路攻入长城,向京师进逼。蓟辽总督袁崇焕闻讯,先遣总兵赵率教入山海关往援,自督部将祖大寿星夜千里入卫京师。十一月,后金军至遵化,击败赵率教部,继而越蓟州,再败大同总兵满桂、宣府总兵侯世禄部,进抵通州城北扎营。明廷召前大学士孙承宗复为兵部尚书,视师通州。崇祯帝朱由检听孙承宗陈述方略后,令其留京城总督内外守御。袁崇焕率援军赶至京师近郊,受令尽统各路援军。袁崇焕于崇祯帝召见时,以士马疲惫,奏请入城或在城外休整,但遭廷臣非议,被阉党诬为拥兵坐视,欲与后金结城下之盟。后金军稍事休整,即向京师逼近,在德胜门击败满桂、侯世禄部。十二月,设伏于广梁门外的袁崇焕部为后金军击败,被迫移至城东南。后金军乘机施反间计,诬袁祟焕“资敌私通”等,崇祯帝听信谤言,逮其下狱,援军军心动摇。总兵祖大寿见袁崇焕遭冤狱,率师1.5万人离京东返,后因孙承宗调度有方,才停兵待命。崇祯帝闻各路兵败,准备撤出京师,被朝臣劝阻。此后,充任文武经略的尚书梁廷栋及满桂相继败于西直门、安定门,满桂战死。明总兵马世龙受命指挥各路援兵,保卫京师。后金军见此次南下目的已经达到,于次年正月连克通州、迁安、遵化、滦州诸镇北归。

第二、朝廷并没有严令袁崇焕出兵,只是要求袁崇焕出兵牵制,如果真的是朝廷严令而袁崇焕抗旨,以崇祯的脾气当即就会拿他下狱问罪了。而且袁崇焕事实上也没有见死不救,而是出动了9000兵马到三岔河去威慑了一下,只不过没有起到任何作用而已。

正月初八,皇太极以朝鲜:

图片 3

1

点评:此战,历时两月余,明军损兵折将甚多,战斗力受到严重削弱。清军则达到战略目的,不仅提高了后金远征作战的能力和信心,更主要的是了解了明朝的防务和实力,而且巧用离间计,除掉了袁崇焕,可谓一举数得。

那么在后金开动主力去攻打差朝鲜李氏王朝的时候,这么好的机会袁崇焕为什么不把握,像霍去病一样趁虚而入,直捣王廷呢?

“1、助南朝兵马侵伐我国

今天咱们不深究袁崇焕有没有以粮资敌或者里通外国,咱们就来看看面对后金皇太极伸过来的橄榄枝,是怎么应对的。

十六世纪末,建州女真部崛起于中国东北,并建立了后金政权,开始与明朝分庭抗礼。

图片 4

4、先汗归天……无一人吊贺

在《明史·
列传第一百四十七》中有这样的记载:“先是,八月中,我太祖高皇帝(明史是清人修的,这个太祖高皇帝就是努尔哈赤)晏驾,崇焕遣使吊,且以觇虚实。我太宗文皇帝遣使报之,崇焕欲议和,以书附使者还报……崇焕初议和,中朝不知。及奏报,优旨许之,后以为非计,频旨戒谕。崇焕欲藉是修故疆,持愈力。”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明朝决定消除这个隐患。

其实这个时候袁崇焕在忙活两件事,一件是忙于与后金议和,一件是忙于修缮大凌河、小凌河、锦州三城。而为了这些城池的修筑,他甚至可以放弃友军和盟友,这在他的奏报里有所体现:

四项罪名,对朝鲜宣战。他命阿敏、济尔哈朗、岳托等人率军东征,阿敏率领三万余骑渡过鸭绿江,攻占义州,济尔哈朗则率领大军进攻毛文龙驻扎的铁山,”朝鲜认为毛文龙必败,为自保倒向后金,向后金大军提供朝鲜服装“引贼俱换丽帽丽服”,冒充朝鲜军围攻铁山。铁山都司毛有俊等率千余名守军与后金大军血战,战至最后一卒,无人肯降,毛有俊拔刀自刎,壮烈殉国。毛文龙退居皮岛。

图片 5

1619年,“萨尔浒战役”爆发,明朝四路大军进攻萨尔浒,被努尔哈赤指挥的后金军各个击破,明军大败。

“锦州三城若成,有进无退,全辽即在目中。乘彼有事东江且以款之说缓之,而刻日修筑……”

随后,后金铁骑乘冬季冰坚,进攻与铁山仅三里之隔的云从岛。毛文龙率部英勇反击,派部将毛有见、尤景和等逆袭后金军。双方在冰面上展开激烈战斗。东江健儿面对武器、装备和人数都占绝对优势的后金军,毫无惧色,浴血奋战,双方互有杀伤,后金军强攻多日,始终不能前进一步。后金主帅阿敏见部队伤亡太大,占不到半点便宜,遂迁怒于朝鲜人,转而进攻朝鲜义州和安州,攻破城池,大开杀戒。得手后,又率大军移向朝鲜首都王京,准备灭掉朝鲜称王,朝鲜国王李倧一面将后妃送到江华岛避难仓皇出逃,一面遣使向明朝和毛文龙请罪,说导敌不是自己的主意,而是臣子所为,请求援救。

从这段文字中我们可以看出,袁崇焕跟后金交战,颇有春秋战国“义战”的意思,你来了咱们就打一架,打完了就拉倒,你跑了我也不追,你家死了人,我还去随份子。这是不是袁崇焕文人脾气在作怪不得而知,但是袁崇焕打仗打多了,似乎失去了文人的严谨:“跟敌人议和这种事情哪是你袁崇焕可以做主的?你跟敌人议和,朝廷后知后觉,这岂不是擅权僭越?”

此后不久,乘胜扩大战果的后金军就占领了整个辽东。

和谈就更不用说了,皇太极都已经带兵去打明朝的兄弟朝鲜了,哪里还有半分和谈的诚意?

天启皇帝认为朝鲜虽然协助后金,但不应该计较属国的过错,才是天朝气量。于是下诏给毛文龙,要求毛文龙不计前嫌,出兵援朝。他说:“奴兵东袭毛帅,锐气未伤,深慰朕怀。丽人导奴入境,固自作孽,但属国不支,折而入奴,奴势益张,亦非吾利。还速谕毛帅相机应援,无怀宿嫌,致误大计。”

袁崇焕跟后金议和的时候,明朝还是明熹宗朱由校当皇帝,说得算的还是魏忠贤,因为袁崇焕没少给魏忠贤修“生祠”,赞美文章也写的不错(蓟辽提督阎鸣泰、巡抚袁崇焕疏颂魏忠贤功德,请于宁前建祠——《明熹宗实录》),所以袁崇焕这种先斩后奏的行为得到了认可。

偷鸡不着蚀把米,明朝不知是该哭呢,还是该哭呢。

图片 6

毛文龙接到诏书以后,不顾自身粮饷短缺,毅然率部进入朝鲜,反击后金大军。在天寒地冻的环境中,东江军衣不蔽体,食不果腹,每日“拉死尸为食”,仍在毛文龙的激励下,顽强作战。双方在宣州、晏庭、车辇、义州等地反复拉锯,而随着天气逐渐转暖,战事逐渐向有利东江军的方面转变。随着河水、海水的解冻,东江军逐渐依靠朝鲜境内的大小河流,把以骑兵为主的后金困住,多次重创敌军,“三战三捷,困奴于银杏江”,随于千家庄、瓶山一带与后金主力展开决战,“文龙自率兵出,大战,杀固山三、牛鹿八人,斩六千余级。”

图片 7

明军如此不经打,导致后金野心膨胀,企图把战火烧到山海关,继而向北京进军,然后拿下整个明朝。

我曾经说过,袁崇焕虽然忠心苍天可鉴,但是也不是很多人神化的那么厉害。他是一个善守之将,不算用兵高手。在政治谋略和军事能力上,他比皇太极弱太多。

此时仁祖也已逃往江华岛,并命使臣到后金营中投书求和。双方经过一个多月的谈判,朝鲜迫于后金的军事压力,基本上答应了后金提出的入质纳贡、去明朝年号、结盟宣、约为兄弟之国等要求,惟有永绝明朝一条不同意。最后阿敏让步,向朝鲜表示“不必强要”。
放弃在朝鲜称王的打算,东江军取得了战役的最后胜利。

朝廷里也不全是糊涂蛋,魏忠贤虽然奸恶,但也不是个废材,时间长了也咂摸出滋味来了:“建奴就是一条喂不饱的白眼狼,跟他们讲和,岂不是与虎谋皮或者养虎遗患?”于是就多次给袁崇焕下命令,可是袁崇焕坚持“要把议和进行到底”——好像历朝历代的文人都喜欢讲和。袁崇焕的理由是边防重镇的城防工事还没修好,“持愈力”三个字就可以看出袁崇焕的态度有多么坚决。

没想到,丰满的理想最终成了一个无法实现的梦,阻止其梦想成真的,是当时最令后金头痛的平辽将军总兵官(1622年六月朝廷正式任命)毛文龙。

比方在后金入侵朝鲜时,集中力量攻击后金大本营,比修什么城墙的防守都有效。即便后金真的还有留守力量,拼过鱼死网破,也比后金吞并朝鲜后再整合力量攻打大明强。秦始皇修了那么长的长城,历史上什么时候挡住过游牧民族的进攻?

三月初三,仁祖率领群臣和后金代表南木太等八大臣在江华岛焚书盟誓。虽然阿敏在盟誓上署名了,但是对朝鲜誓文不满意,便令八旗将士分兵掳掠三日,使朝鲜京畿道海边一带“尽成空壤”。随后后金撤军到平壤,奉皇太极命令不再后撤,扬言“大同江以西,不可复还”,又逼迫朝鲜签订了平壤誓约,在中江、会宁开市、索还后金逃人、追增贡物。这次入侵,在朝鲜历史上被称为“丁卯胡乱”或者“丁卯虏乱”。

笔者不懂军事,但是有一个问题一直想问问袁崇焕的支持者:“总被动固守不是个办法吧?关宁铁骑的火枪大炮比后金的弓箭长矛有代差性的绝对优势,何不打出去直捣努尔哈赤或皇太极的老巢?干嘛非得等人家打过来?”

毛文龙建立、镇守的东江镇,成了后金军前进道路上异常坚固的堡垒,这个堡垒不拔掉,后金军对辽西都无法进行有效进攻,更别说大明本土了。

图片 8

“丁卯之役”是万历壬辰之役以来,大明雄师又一次帮助朝鲜免于亡国的军事行动。参战明军在内无粮草、外无援兵的绝境下,全凭一念忠赤,一腔热血,以死尸为食,衣无寸缕地战斗在冰天雪地中!设伏出奇,力挫强敌,在华夏儿女抵御外侮的史册中,写下了可歌可泣的壮丽篇章!

其实在后金君臣的眼里,比起固守关宁锦防线的袁崇焕,皮岛上的毛文龙才是大麻烦。袁崇焕绝不主动出击,只要不惹他,就你好我好大家好,但是毛文龙则不同,他就是楔进后金后背的一根钉子。只要有一点疏忽,毛文龙就会从皮岛杀将出来,“时以游兵出没海外,牵制大兵,使不得深入山海。”有毛文龙在,后金就不能放下心来进攻山海关。

当时的天启皇帝对毛文龙说:“使奴狼顾而不敢西向,惟尔是赖!”

再有,后金守军有多少,打了那么久的交道,心里没有一点数?从来没有进行情报刺探或者计算过对手的兵力?那么袁崇焕的宁锦大捷与其说是指挥有方,不如说是意志坚定,胆略尚可,稳住了军心,借红衣大炮的威力图了个侥幸。

对此,登莱巡抚李嵩评价说:“奴以十万之众蹂躏东江,毛文龙乃能于狂烽正炽之际,奋敌忾迅……毛帅之功于是不可着乎!”、继任者孙国祯也认为:“臣看得毛帅孤悬绝岛,远泊水乡,溟雾胡风,侵肌扑面,寒烟冷月,泣昼怜宵。七年正月以来,五战而五胜,谛观宣州、车辇、义州西门、龙山诸役,皆令人舌咋心惊,色飞神动。然义州西门之捷,独雄而奇,盖其俘获者皆名酋,今之系纽而献者,此也。宣州诸路之捷,又险而奇,盖毛帅亲中二矢,不为少动。自五、六年以来,大小几近百战,积俘至四百七十有零,抢获器械、马匹累百,近日续报者不与焉。”

图片 9

东江镇之重要,由此可见一斑。

一个对对手的大概人口、兵力都没有计算过的人能够算知兵?

“职惟知尽忠报国,决不肯偷身自免!”——东江主帅毛文龙战时如是说,他亲冒矢石,身中数箭,犹死战不退!在毛文龙的激励下,东江健儿人人奋勇,与后金军舍身搏斗,鲜血染尽三千里江山。就连在中国的意大利传教士卫匡国都向欧洲人介绍说:“此次战役之激烈为中国所未曾见。”,并说:“抗拒鞑靼人最有力的要数英勇盖世的大将毛文龙。”

后金也不全是傻子,起码他们的高级将领都看过翻译成满文的《三国演义》,于是他们祭出了杀手锏:招降!为了招降毛文龙,后金拿出了足够的诚意。明熹宗天启四年七月初二,后金展开了“和平攻势”:汉奸李永芳亲自写信给毛文龙,表示毛文龙在辽东的亲属正得到后金的优待,而且许诺只要毛文龙叛明降金,就可以与后金“中分土地”。

东江镇治所位于今天的朝鲜平壤市椴岛(皮岛),理论上来说,其辖区包括辽河以东的沦陷区。

所以,我相信袁崇焕不是故意见死不救,而是其一、对议和尚报有侥幸;其二、内心还是畏惧后金军(只是拼命维修城墙,不敢主动出击);其三、用兵过于谨慎,对敌情一无所知;其四、太过在乎成败(实际就是太在乎自我,也就有了后续毛文龙不听调,他就不顾后果和策略擅杀毛文龙酿成了悲剧的结果)。

朝鲜史料则认为是朝鲜民间的义军打败了后金大军,毛文龙坐困穷岛,毫无作为。

毛文龙没读过什么书,就是个直筒子脾气,面对后金的“议和申请书”,做法也是干净利落:直接把下书人捆起来送到了朱由校面前,一起被送到朱由校面前的,还有后金“中分土地”的协议书。朱由校虽然比较喜欢做木匠活,但是对毛文龙的做法却也十分赞赏:“上加左都督,赏大红蟒衣一袭,银五十两。”

实际上只有渤海各岛,和旅顺堡、宽奠堡,以及朝鲜境内的铁山、昌城等据点。

图片 10

袁崇焕也接到毛文龙的求援书,马文龙:“据北听密报,新汗手下兵马不过一万,俱是心寒胆战,常怕西边大兵直捣”,袁崇焕只是“遣方金纳贻书于奴酋,令某急撤犯鲜之兵”。他在忙于构筑锦州三城“此三城不得不筑”,不得已派数千军队至三岔河驻留不前,事后,王在晋讽刺到:“辽抚援朝,布置极其可观,乃官兵望河而止,此真纸上谈兵也,辽兵果可用耶?”

图片 11

东江镇是天启元年(公元1621年),毛文龙率领197名勇士取得“镇江大捷”后建立的。

这也就是在朝廷要求牵制后金的情况下,他只是派了区区9000兵士去三岔河虚晃了一枪应付差事的原因。当然,皇太极也看出了他和崇祯的短板,以至于给他来了个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偷袭北京城,让崇祯在虚惊中暴怒,失去了冷静,产生了已经,最后把袁崇焕凌迟处死。崇祯固然太过多疑和偏激,袁崇焕何尝不是死于自己的个性?

此役后朝鲜被迫与后金结盟,明军在辽东失去了一个重要的盟友,东江毛文龙军也失去了一个重要的后勤供给来源。

大家都知道,五十两银子在毛文龙眼里就是毛毛雨,但是大红蟒袍则是超常规待遇,左都督更是顶级军衔——正一品。袁崇焕虽然位高权重,但是官品和军衔却一直没有超过毛文龙。

东江镇建立后,毛文龙随后招抚辽民,训练士卒,建立了一支战斗力极强的军队,而且还收复了金州、旅顺、宽奠、叆阳、旋城等大片失地。

后金拉拢毛文龙被拒绝,而且拒绝的方式比“毁书斩使”还坚决,这下惹恼了皇太极,于是天启七年(1627年,努尔哈赤已经挂掉,皇太极上位)爆发了应州之战:“李永芳、贺世贤、麻城塔等攻乂州,文龙遣参将毛承禄、陈继盛等率兵万五千赴救,使张晓以万人设奇,自统八千后应,战于安州。大兵不利,退八里,文龙与曲承恩斩七将围之(后金军损失惨重并被包围)。大兵北去(后金军突围逃跑——毛文龙只有三万三千人马,也围不住),文龙入安州等处安民,回岛奏捷。”

毛文龙还在后金统治区“飞书遍投”,号召辽民起来反抗。

安州之战,以毛文龙全胜而后金完败告终。

并不断派兵四处出击,深入后金腹地打游击战,不断消耗敌人的力量,对后金后方造成了严重威胁,成为后金的心腹大患。

图片 12

以至于后金官员发出这样的叫嚣:“毛文龙之患,当速灭耳!文龙一日不灭,则奸叛一日不息,良民一日不宁。”

面对议和问题,袁崇焕积极主动,毛文龙用刀拒绝,可谓是做法迥异,但是袁崇焕和毛文龙的下场和结局都是一样的:都死在自己人手里,袁崇焕杀了毛文龙,崇祯皇帝朱由检杀了袁崇焕。袁崇焕杀毛文龙的第一个理由就是“大将在外,必命文臣监。尔专制一方,军马钱粮不受核,一当斩!”而崇祯杀袁崇焕,理由是“擅主和议、专戮大帅”。

岂止是“良民不得安宁”,东江镇的存在,对后金对明朝的军事行动,也是一个极大的牵制。

袁崇焕杀毛文龙是对还是错,计六奇在《明季北略》中有这样记载:“崇焕既杀毛文龙,密报于清(为了简便易读,史料大多称后金为清)议和,清主大喜,置酒高会。”计六奇还这样评价:“崇焕捏十二罪,矫制杀文龙,与秦桧以十二金牌矫诏杀武穆,古今一辙。”

他们一有行动,东江军就在后面搞事,搞得他们寸步难行。

毕竟袁崇焕和毛文龙的时代,离我们已经很遥远了,谁是谁非难以分辨。这就要请问读者诸君了:袁崇焕杀毛文龙,真的是跟后金议和的需要吗?袁崇焕真的是明朝秦桧吗?不管您信不信,笔者是十分不愿意相信的……

这种局面,贯穿于努尔哈赤整个统治时期,使其在军事方面再无大的作为。

1626年八月,努尔哈赤挂了,其子皇太极继位,他决定打破这种战略平衡,为南下进攻明朝本土创造条件。

而要达到这个目的,必须首先搞掉东江镇这个“捣蛋鬼”。

2

有意思的是,这场原本是为了打毛文龙的战役,竟然演变成了对朝鲜的“征讨”。

《满文老档》是皇太极时期以满文撰写的官修史书,关于这场名叫“丁卯之役”的战役,它是这样记载的:

“天聪元年(1627年),岁在丁卯,征朝鲜国。先是朝鲜纍世得罪我国,然此次非专伐朝鲜。

明毛文龙驻近朝鲜海岛,屡收纳逃人。我遂怒而徂征之,若朝鲜可取,顺便取之。故用兵两图之。正月初八日起行。”

根据记载,后金起初并未把朝鲜作为攻击目标,而是只想搞掉毛文龙和他的东江镇。

可是朝鲜把他们得罪了,就想顺便收拾一哈,若能占领,就顺便把它占了。

正式行动之前,狡猾的皇太极先放了个烟幕弹,企图欺骗辽东巡抚袁崇焕,派出一个以金纳为首的九人代表团,来到袁崇焕所在的宁远,假意议和。

他同时伸出的是两只手,一只手上捏的是一颗小白兔奶糖,给袁崇焕看的,另一只手里攥着一把尖刀,从背后直接刺向东江镇。

为了一举拿下东江镇,皇太极派出了镶蓝旗旗主阿敏、镶白旗旗主阿济格、镶红旗旗主岳托,贝勒济尔哈朗、杜度、硕托,以及总兵李永芳等悍将。

出动的兵力是十万精锐,人数上大大超过毛文龙的东江军。

按理说,这是后金和明朝之间的PK
,与朝鲜方面无关,他们只需坐山观虎斗,然后哪只虎斗赢了,再投入哪只虎的怀抱。

然而,由于表面上看起来毛文龙弱爆了,朝鲜便认为毛文龙肯定不是后金的对手,毛文龙必输,后金必赢,他们为了自保,便不假思索地倒向了后金。

战役还未开始,朝鲜方面就主动为后金提供朝鲜服装,后金军换上“丽帽丽服”,摇身一变成了朝鲜军队,围攻铁山。

铁山都司毛有俊猝不及防,被冒充朝鲜军的后金军打了个措手不及,加上仅有区区千余守军,一场血战,守军全军覆灭,毛有俊自刎殉国。

但哪怕战斗到最后一个人,也没人投降。

后金军之所以把第一个目标锁定为铁山,是因为他们判断毛文龙在铁山,他们的目的,是想通过斩首行动干掉毛文龙,造成东江军群龙无首的局面,之后的事情就好办了。

谁知判断失误,毛文龙当时不在铁山,不然,也许后金军就得逞了,就不会有之后的一系列精彩“演出”了。

3

在铁山得手后,后金军的第二个目标,是距铁山仅三里的云从岛。

当时正值隆冬,海水变成了坚冰,十分有利于后金铁骑的行动。

“职惟知尽忠报国,绝不肯偷身自免!”毛文龙立即率部反击。

激烈的战斗,在坚固的冰面上展开。

后金军人数大大占优,装备大大占优,但他们的优势,在视死如归的东江军面前,是不存在的。

双方的态势,虽然像一群羊面对一群狼,但那群羊毫无惧色。

因为他们明白,在内缺粮草、外无援兵的情况下,只有靠自己浴血奋战,才有生存的机会。

虽然也有不小的牺牲,但东江军的顽强表现,大大出乎后金军的意料。

原本他们是想来个碾压的,但这始终没有发生,而且强攻多日都不能奏效,无法前进半步,后金军有点蒙圈。

当他们的伤亡不断扩大,后金主帅阿敏终于恼羞成怒。

有意思的是,他怒的不是毛文龙和他的东江军,而是朝鲜人。

打不过毛文龙,就认为是朝鲜人造成的,然后迁怒于朝鲜人——不知道这种逻辑的依据,是什么?

只能说,阿敏的脑回路异于常人。

不知他是否还记得,战斗还没打响,人家朝鲜人就在帮他们!

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得出这种逻辑,实在令人佩服得紧!

而这,也就是《满文老档》里所说的所谓“得罪”。

于是,阿敏转而进攻朝鲜的义州和安州。

这一次运气不错,捏到了软柿子,上述两州的城池很快被攻破,后金军用大开杀戒的方式,来释放之前积累的怒火。

4

阿敏这一口,像是咬到了冰激凌,尝到了甜味,顿时食欲大振。

他看了看手里的冰激凌——这玩意儿既然这么好吃,为何不全部吃掉?

于是,他率大军扑向朝鲜首都王京。

他想干脆把朝鲜灭了,然后在那里称王,不回原单位了。

这大概就是《满文老档》里,所谓的“若朝鲜可取,顺便取之”了。

朝鲜国王李倧当然不愿把江山拱手让人,他一边出逃,一边遣使向明朝求援。

在求援之前,他没忘先向明朝和毛文龙请罪:皇上和毛大人明鉴,把敌人引来不是我的主意啊,是下面的人干的。

在这之前,朝鲜虽然屁股坐歪了,但咱们明朝大人大量,没必要对属国的过错斤斤计较。

再说,咱大明不救他,哪个来救他?

所以,接到求援后,天启皇帝并未犹豫,立即给毛文龙下诏,希望他不计前嫌,马上出兵援朝。

那时的毛文龙刚打过一场恶战,不但兵力消耗不少,粮饷和武器装备也未得到补充,非常短缺,但他接到诏书后,二话不说就率部入朝,对自己的困难只字不提。

北风呼啸,寒冷刺骨,空气都被冻得硬邦邦的,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东江军,面临自成立以来最严峻的考验。

他们最大的敌人不是后金军,而是严寒和给养。

衣不蔽体,只能靠一腔热血硬挺着。

相比之下,食物似乎比较好解决,只不过他们天天吃的,是死人肉——拉死尸为食。

真不知他们能够坚持下来,靠的是什么信念。

5

好在,在毛文龙的激励下,东江军的战斗意志比之前更加顽强,而且士气始终极其高昂。

在条件如此恶劣的情况下,与后金军在宣州、晏庭、车辇、义州等地的拉锯战,一直没停过。

东江军顽强的战斗意志和高昂的士气,与毛文龙的以身作则不无关系——尽管身中数箭,他仍冒着箭雨,死战不退!

主帅不怕死,谁“敢”怕死!

而随着气温逐渐转暖,冰消雪化,战事逐渐朝有利于东江军方面转变。

尤其是河水、海水解冻后,以骑兵为主的后金军畅行无阻的优势不再,而东江军则神出鬼没,随时设伏,抓到机会就将后金军胖揍一顿。

五战五捷后,东江军将后金军困在银杏江,随后在千家庄、瓶山一带与之决战,“文龙自率兵出,大战,杀固山三、牛鹿八人,斩两千余级”。

战斗的激烈程度,把当时在中国的意大利传教士卫匡国都震惊得不要不要的,在向欧洲人介绍这场决战时,他是这样说的:“此次战役之激烈为中国所未曾见。”

然后就是对毛文龙个人的高度评价:“抗拒鞑靼人最有力的要数英勇盖世的大将毛文龙。”

至于后金“四大贝勒”之一的阿敏,别说在朝鲜称王,搞不好连老家都回不去了。

最后时刻,这个多次对皇太极发表不满言论的糊涂虫,总算清醒了过来,急忙杀出一条血路回到本土。

“丁卯之役”的胜利,不单单是一场战役的胜利,更是“万历朝鲜之役”以来,明朝军队“又一次帮助朝鲜免于亡国的军事行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