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3
中国历史

陶寺遗址

 

陶寺工地的一天
发布时间:2017-04-28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作者:邓玲玲点击率:
工地生活的一天从鸡鸣开始,睁开眼睛就着窗帘中漏下的阳光看了一眼手机,6:15,起床洗漱。
4月末的陶寺村清晨还有一丝寒冷,走出房门,就着一片蓝天和几丝白云深呼吸,清冽的空气带着白面馍馍的香味窜入鼻孔。抬眼间,几只燕子低鸣着从头顶略过,飞入了房檐下的燕巢。
院子里人声渐多,白色蒸汽逐渐弥漫过厨房,时钟指向7:00,准时吃早饭。喝着温度适宜的红豆花生小米汤,吃着手制馍馍和凉拌萝卜时,我无比真实地感受到自己已经离开喧嚣的都市,此刻坐标山西省襄汾县陶寺乡,距离陶寺遗址仅一臂之遥。
7:40出门,清晨的陶寺村几不见人,曲折的村中小路旁种满了泡桐树,白中带紫的桐花灿烂的开放着,掩映着红砖平房院落,这个美好的清晨,值得用最优雅的诗词吟诵。树下铺满的桐花瓣,带着暖意的朝阳和安静的红房,这是我与“桐花源”的首次相遇。图片 1

再见,陶寺 发布时间:2017-05-09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作者:邓玲玲点击率:
立夏到来的那一天,房间中飞舞的苍蝇数量突然间呈现出几何递增之势。社科院考古所山西队的驻地里生活着两种苍蝇,一种个头很大,身长近1厘米,有黑、绿两色,翅膀震动时发声极大,乃每日午觉的最大公敌。另一种就是立夏后常见的灰色小苍蝇,体形虽小,但胜在数量极多,喜欢和人“游戏”,且甚爱群戏,扰人清梦之害不减。
二十四花信风虽已吹完,陶寺村的温度却还未见到质的提升,大概是昼夜温差极大,因此并未能在体感上察觉到夏天到来的脚步。立夏这一天,北方尘暴突至,清晨时天色一改往日的透蓝,变的阴黄压抑起来。不过这场突如其来的尘暴只是过客,一日之后,便浩荡南去了。图片 2


 

摘要:通过计算分析,推测《周髀算经》中的冬夏至影长可能是陶寺文化时期在山西襄汾陶寺遗址观测得到的。2002年,在陶寺遗址中期城址的王墓ⅡM22中出土一根漆杆,经过对该漆杆进行复原,并进行计算与模拟观测,得出漆杆上的粉色环带所对应的日期与陶寺观象台日出狭缝所对应的日期基本一致。根据计算推测出残损的漆杆全长应为173厘米左右,通过翻杆进行测量,是当时测影所用的圭尺.

图片 3

 

关键词:陶寺  圭表测影  ⅡM22漆杆  《周髀算经》

 

 

1    问题的提出

   
中国古代测量日影的传统非常悠久,据《山海经·大荒北经》记载:“夸父不量力,欲追日景,逮之于禺谷”,可见夸父追逐的并非太阳,而是日影。在殷墟甲骨文中,也有关于
“立中”的说法,估计与影长测量有关。可以想象,在史前的农业文明中,古人依靠测量日影来定方向、定时刻、定节气和定地域,对于生产生活而言都是十分基本的。通过测量冬至和夏至的日影,可以确定回归年的长度,这对于天文学的起源和发展是非常重要的。

   
在目前已知的文献中,最早的影长记录见于《周礼》与《周髀算经》之中。《周礼》与《周髀》传为周公所做,其成书年代虽无定论,不过主流观点认为大体在西汉前后。自汉代以降,在正史天文或律历志中记载影长数值就越来越普遍。表1中列出唐代以前对冬夏至影长的记录.另外,我们可以通过现代天文学方法来计算在某个特定时间及地理纬度可观测到的理论冬夏至影长。由于对冬夏至的影长测量在中国古代具有重要的政治文化意义,即在“地中”观测到的冬夏至影长,被认为是编制历法及列土封疆的基本依据之一。因此作为对比,我们在表1中同时计算并列举了文献编纂之时都邑的冬夏至影长理论数值.

    在表1
中,有以下几点值得注意。首先是《周髀算经》中所记载的影长数值,与其他所有影长数值相比,都与汉代的时间及观测纬度有较大出入。其次是从《后汉四分历》以来,几百年间之间所记载的历法,冬夏至影长数值都无变化,且与都邑的理论影长相去甚远,很明显这是历法编纂者在刻意遵循古制,以表明自己的正统地位。而自唐代以后,可见冬夏至影长的变化与实际观测相关,其精度相比前朝也有了很大进步。

    ……

 

 

全文阅读

 

 

(作者:黎耕  孙小淳 
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北京。原文发表在《中国科技史杂志》第31卷 
第4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