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4
世界历史

贵州公益“慢火车” 打通百姓致富“快车道”

图片 1

中新网南宁4月14日电 题:高铁时代运载公益的“慢火车”

从这儿到那儿还有一辆绿皮火车的距离

图片 2

近年来,随着我国高铁、动车愈发普及,我们逐步迈进了一个快时代,300多公里的时速,拉近了很多地区的空间距离。而与此同时,我国仍开行着的部分慢火车还在延续着它的使命,对沿线群众来讲,它们同样必不可少。

1月21日,为期40天的2019年春运大幕全面拉开。

在高铁时代,在广西首府南宁与边城凭祥市之间,有一列“慢火车”,时速仅为41公里。

虽不远 但总是少见面

“壮壮,妈妈要去上班了,不能去接你放学、送你学吉他了。这次情况特殊,上班开会学习一共需要五天时间,特此留下请假条,请你批准。等妈妈回来一定带你去游乐园玩,绝不食言。”在不能陪伴儿子的日子里,薛峰都会用一张请假条来表达对儿子的思念和歉意。从壮壮识字以来,他的“百宝箱”中已经装了21张请假条。

在贵州省黔东南州,一列时速40多公里的慢火车,显得有些与众不同。40多年间,它“踏踏实实”地穿行在苗岭山脉,连通了很多少数民族村寨。这种速度慢、票价低的“慢火车”,成了沿线百姓脱贫致富的“快车道”。

虽然我们记忆中的绿皮慢火车早已淡出视线,现在的春运已经进入了高铁时代,人们出行追求高速度、高效率、高质量,但是,不能否认,普惠性的“慢火车”仍存在不小的市场需求,特别是对于偏远、贫困地区的人们而言,这种价格实惠、停靠站点多的“慢火车“更受他们的欢迎。

4月14日,南宁铁路局组织媒体记者,随车体验高铁时代的“慢火车”。踏上由南宁开往凭祥的5511次列车,在坐惯高铁动车后,记者忽然有种穿越感,坐在车内。看着列车穿乡过县,时光仿佛回到上世纪一般。

他说那个小镇的汤好喝

春运不仅有抢票的焦灼、旅途的劳顿,更有返乡的雀跃、团圆的深情。无论身在何方,无论多么忙碌,那份有关幸福团圆的温情暖意,都在中国社会真实涌动着。然而,尽管家里的饭菜香,亲人的笑声甜,但那群坚守岗位“不回家的人”更明白:有些责任,是必须要承担的。

这是往返贵州省贵阳市与铜仁市玉屏县的5639/5640次普速列车,也就是人们常提到的“绿皮火车”,从始发站到终点站全程377公里,行驶下来要7个多小时,时速仅45公里。从1976年至今,这列火车已开行40多年,而在过去的22年间,从未提高票价:区间内最低2元,全程24.5元。

为满足人民群众对于春运的多层次需求,春运期间,铁路部门精心开好公益性“慢火车”和农民工集中地区普速客车,为偏远地区的人们出行带来便捷和温馨。据介绍,全国有81趟公益“慢火车”,停靠全国530个车站,穿越21个省、市、自治区的35个少数民族地区,深受沿线百姓欢迎。

“开行这趟车,票价低廉,谈不上经济效益,最主要是为了覆盖沿线交通不便的乡村,公益的性质更突出一些。”列车长戴洪强从2002年列车首发时就开始跑这趟车,15年过去了,他理解村民的铁路之情,“对于许多百姓来说,这趟车就是他们生活的希望。

牵整只的羊

图片 3

别看这列火车车厢少、速度慢,但对于沿线的村民来说,这列火车帮助他们解决了生活的大问题。列车沿途停靠16个车站,其中像施秉、黄平、桐木寨、六个鸡等小站居多,由于当地深处苗岭山脉,出行十分不便。依靠这列火车,数千名学生走出大山,数百户村民增收致富。

“公益慢火车”,顾名思义首要特点就是“公益”,以西安至长武间8375/6次管内短途列车为例,该趟“公益慢火车”全程198千米,单程运行小时4小时19分,最低票价为4元,沿线停靠礼泉、乾县等五个站点,其中途径的永寿县和长武县为国家级贫困县。从票价到所经过的站点,“公益慢火车”确实承担了扶贫公益的职责。

5511次列车,全程220公里,停靠14个车站,平均15公里停靠一个车站,全程用时5个多小时。虽然比汽车跑高速公路用时多一倍,但全程票价仅29.5元人民币,两个车站间平均票价仅2.5元。

磨刀 洗净 煮成一锅白汤热气蒸腾

这是薛峰写给儿子壮壮的请假条 新华社记者 李博 摄

贵阳客运段上海二队党委书记黄绍基:通过这列小慢车,沿线老百姓走上致富道路的,改善生活的,统计已有300多家。也通过这趟小慢车,沿线学生就学,到凯里、施秉、镇远、玉屏读书的将近2000多名,其中300多人考上大学。

“公益慢火车”虽然票价低,但服务水平却一点不低,列车乘务人员素质高、业务能力强,在保证基础卫生和基础服务的同时,列车上还配备了针头线脑、医药箱,沿途风光介绍等服务。此外,车厢内还张贴有劳务市场分布、务工需求等信息,为沿线外出务工人员提供方便,这些都让旅客感受到温暖和温馨。

虽然旅行时间较长,但是由于它停站多且站点靠近沿线县城乡镇,因此一点也不影响边境百姓对它的喜爱,遇到赶集日或是节假日,更是趟趟爆满。南宁铁路局提供的统计数字显示,湘桂铁路南宁至凭祥段开通64年来,5511/2次列车累计运送旅客超过3900万人次。

店主吆喝一声,“锅沸喽!”

21张请假条,是21份无奈,是21份愧疚,同样也是21次付出和坚守。正如壮壮所说,今年春运,他知道自己还会收到妈妈的假条。让人心酸、心疼的同时,还有感谢和感动。小小的请假条,不光见证着一家三口的聚散离合,也折射着无数中国铁路人背后的故事。关于春节坚守,这样的故事不胜枚举。父子、母子、夫妻,他们一边在内心深处呼唤能“常回家看看”,一边用实际行动演绎出铁路职工“舍小家、为大家”的高尚情怀。站台三分钟、夫妻列车长、“288张车票”……这样的故事不乏“残忍”,却又充满温情。

2016年,在国家脱贫攻坚工作不断精准发力的大背景下,5639/5640次列车迎来了一次大的调整和变革,成为服务沿途贫穷老百姓的“脱贫车”。

网上浏览,各地“慢火车”的报道引来一片点赞之声,从富有乡土气息的“赶集专列”、热心关怀学生的“通学车厢”,到彰显地域风情的“民俗文化慢火车”,为返乡过年的沿线百姓送去温馨细致的服务,为即将到来的春节带来希望和梦想。

“每次去南宁谈生意我都会坐这趟车。”家住广西凭祥市夏石镇的王秋红说。在扶贫政策的支持下,黄大姐两年前在家门口做起了木薯生意,每次到南宁找销路她都会选择这趟“慢火车”。

全村人便都揣着硬币端着碗来喝

任何一个时代,都不缺少奉献精神。媒体镜头下出现越来越多这样的暖心故事,既是对广大铁路职工的奉献精神是一种肯定和鼓舞,也是另一种方式的感恩与致敬。春节,他们给了我们最好的服务和团聚,又把坚守和离别留给了自己。服务在传递,又在朋友圈中继续感动你我。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他们如一颗小星星,却发散着夺目的光芒。春节,因他们的坚守而更温暖。在他们的思念和乡愁里、付出与奉献中,我们亦拥有了一个“更有温度”的城与家。

胡贵川:我是1997年参加铁路工作,一直到现在,差不多21年。

满足各种个性化需求,提供精准服务,是今年春运的特色之一。从走得了到走得好,标准更高了,服务更加精细了,旅途更加舒适快捷了,旅客的获得感进一步增加了。

“边境民众都爱坐这趟火车,一方面是方便,再一个是火车票很便宜,速度慢一点都不要紧,我们这些小老百姓需要的很呢!”王秋红说。

那里的人也少 风景好 山不高多芳草

图片 4

说话的是这列火车的列车长胡贵川,从茶水员、售货员、行李员,到列车长,他在这趟“慢火车”上工作了21年。胡贵川说,列车沿途大多数为少数民族地区和贫困地区,村民普遍面临出行、就业、农产品销售等许多难题。

为了开好南宁至凭祥的边关列车,南宁铁路局针对南方常年炎热情况,于2012年7月10日将南宁至凭祥间的“慢火车”由非空调绿皮车升级为空调车列车,提高边境群众出行舒适度。根据沿线民众出行需要,不断优化列车开行方案,今年4月16日调整列车运行图后,在南宁至凭祥间,每天开行5517/8、5511/2、T8701/2三对列车,实现快、中、慢相结合。

那里匮乏商业 经济原始

薛峰在列车上巡视 新华社记者 李博 摄

胡贵川:现在贵州已经村村通公路,但一遇到天气变化还是要依靠我们这趟火车,因为天气寒冷,公路一结冰,就要封路。公益性火车如果能长期这样开下去,我想大山里面也会致富。

南宁铁路局在大量开通高铁、开行动车的情况下,坚持往边关地区、革命老区、贫困地区开行公益“慢火车”,方便沿线县城、村镇群众出行。目前,全局日均开行南宁至凭祥、南宁至靖西、南宁至融安、金城江至湛江等“慢火车”22趟次。

车马不通 时光停滞

坚守,成就万家团圆。一个个暖心故事,流动着的是爱的暖流和正能量的聚集。街头、工厂、医院、工地、甚至渺无人烟的边防哨所,有着一群和铁路同样的人,在春运的大潮中,始终坚守着岗位。为他们喝彩,向他们致敬。

为更好地帮助少数民族村民“走出去”,胡贵川和同事们在火车上搭建起了信息栏,为村民提供务工信息,并协助农户将农产品带上车销售。

2013年12月广西开通高铁以来,南宁铁路局累计开通柳南、南广、贵广等1859公里高铁,日均开行约190对动车组列车,使广西跑步迈入高铁快时代,人民群众享受到高铁红利。然而,60多年来在壮乡大地开行的“慢火车”,承载着沿线群众“梦想车”“致富车”的功能,需求也从未减弱。

本过不惯这样的日子

胡贵川:我们这边苗族、侗族比较多,他们自己种的农作物,自己养的土鸡、田鱼,我们把这些信息和联系方式贴在车上,专门成立了一个信息栏。

广西壮族自治区地处中国华南地区,作为经济发展水平相对滞后的西部少数民族省区,广西目前有贫困人口400多万,国家级贫困县28个,且大多分布在自然环境恶劣、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落后区域,扶贫、脱贫任务尤为艰巨。

可那是他的城市

临近年关,刚下过一场冬雨,地面湿滑,仍有不少农户挑着自家的农产品候车,他们大都要到凯里卖菜。为防止老人们摔倒,列车工作人员干脆担当起了“背篓工”。

在持续增开高铁动车组列车、优化动车开行方案的同时,南宁铁路局根据旅客出行需求,持续优化普速旅客列车开行结构,特别是增开或优化公益“慢火车”开行,扩大“慢火车”向县城、乡镇、村落的覆盖面,使沿线人民群众出行更加便捷。

他爱着 所以我去了

从加劳站上车的陈进美,今年67岁,乘坐这列“慢火车”有20年了,一直往凯里卖时令蔬菜,今天她挑了40斤左右的白菜。

尽管南宁至融安T8725/6次列车途经的柳州至南宁间已大量开行动车组列车,但这趟列车途经融安、融水、罗城贫困地区,这趟列车的持续改善着贫困地区人民群众的出行条件。


陈进美:这个车让我们方便很多,有什么东西就拿去凯里卖,列车员也很好,我们挑不上来,他们帮忙提一下。

2016年1月29日开始,首次在田东至靖西间开行旅客列车,让靖西、德保这两座桂西边境国家级贫困县市结束了不通客车的时代。如今,在南宁至靖西间,每天开行K9303/4、K9305/6、K9307/8次3对、6趟普速列车。南宁至靖西铁路全程283公里,票价43.5元,运行4个小时左右,单程经停4个车站,不仅解决了边境地区、革命老区出行难题,而且促进了当地旅游产业发展。2016年,这6趟列车共运送旅客116.8万人次,靖西市全年接待游客量、旅游总收入同比分别增长37.52%、39.6%。

 
来到这个国家她本就是异乡人,可呆的时间久了,那层人与人,人与城的界限就变得不那么清晰了。她想如果遇见的不是他,而是另一个人,一个上海男人,她是不是就会在这个繁华的城市结婚生子,生老病死。那样异乡将不再是异乡,她会更像一个地道的上海女人,精致而琐碎。

和陈进美一样,从宝老山上车的70多岁的吴治珍老人,用背篓背了30斤重的红薯,准备到凯里进行售卖。谈及这趟车给他带来的便利和好处,十分激动。

2016年4月1日,南宁至博白间首次开行旅客列车,使世界客家第一大县——博白县县城结束了没有旅客列车的历史。每天,在南宁至博白间,开行4趟普速旅客列车,使博白与首府南宁实现直连直通。

  纱织是个日本女孩,她来上海已经十年了。

列车工作人员胡松:你带了多少斤啊?

“慢火车”速度虽慢,但一直是壮乡群众的致富路、希望路。

 
她似乎还没忘记离开日本时天空的颜色,灰暗得令人心碎。那时的她很小,一想到要告别过去熟悉的一切只觉得整个世界都像那时的天空,压抑,让人想哭。

吴治珍:30斤,多了抬不动。

 
那天,她最好的朋友千叶来送她。千叶说,纱织,不要哭,离别只是重逢的序曲,悲伤不该是基调。

胡松:都能卖得完吗?

 
于是她们微笑着挥手告别。可当车越开越远,远到再也看不见那个挥手的身影,远到看不见住了十四年的房子,远到再也找不回家的时候,纱织还是哭了,掩着脸,泪珠穿透指缝,一大颗,一大颗,像极了断掉的珠帘。

吴治珍:卖得完。得亏有这个火车,没这个火车背不动。

 
而到了十年后的今天,连故乡的樱花都生生死死了十遍,可纱织却只觉得自己仿佛又回到了那时,十四岁,在离别中沦陷。

胡松:今年春节这个火车都不停。

 
儿时的玩伴和长大后的恋人,又有什么区别呢?无私的爱,纯粹的爱,热情的爱……纱织很想问问自己,世界上哪有这么多的爱呢?自己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而普通人就该过普通人的生活,平平淡淡,安安稳稳,不适合爱。

吴治珍:不停就方便了!照顾我们老人,感谢!

 
两年前纱织遇见了一个男孩,那时她刚毕业,在一家建筑公司作会计。男孩建筑系毕业,是新来的工程师。一切生活运行的轨迹都像行星绕着太阳似乎太过顺其自然,他们只是平凡地相遇,又无悬念地走到一起。

列车播音员:旅客朋友们,在三号车厢出售有机大白菜,大白菜两元一斤,是乘客用农家肥自己栽种的。

 
纱织有时会想,如果生活没有变数,就好比太阳没有风暴,是不是生命将没有尽头,一切就都能长长久久。

经常乘坐这趟“慢火车”的乘客,对于这样的“广告宣传”并不陌生。每位带货上车的村民都可以享受到免费宣传的服务,这也是“慢火车”的一大亮点。

 
在上海这个候鸟的城市,纱织是个搁浅了的异乡人,她爱上的那个男孩和她一样,也随着风来到这里,但他总是想着离开,回到自己的城市。

列车员会主动找到村民,登记商品信息,并通过广播为他们的产品打出广告。

 
那是个离上海不远的小镇,到那里没有动车,当然也没有飞机,只能坐十个小时的绿皮火车。那火车很慢,开着的时候还能听见嘎吱的声响,就好像能听见时光在流逝,而闭上眼就像踏上了一条逆流的河。

列车广播员吴茜:有些老乡的东西挑的可多了,几十斤,我们就在车上帮他宣传一下,希望在车上出售一部分,到了凯里以后就没这么累,尽快的卖完以后又坐回去的小慢车尽快回家。

  他们认识半年的时候,男孩带着她去过一次。

很多顾客也及时关注着商品动态,准备出手抢购。从水花上车到凯里去的肖媛,就在列车上完成了一笔交易,15块的魔芋豆腐和5块钱的小白菜。在她眼里,这些农户自家种的菜便宜,品质也更好。

 
那里有成片的水田,有齐人高的蒿草;有牧童的老牛,有云朵般的羊群;有拿着烟袋眯着眼晒太阳的阿伯,有裹着头巾挽着裤脚耕耘的妇女。他们都住在古色古香的房子里,他们的孩子都顶着毒太阳笑开了晒红的脸在外面疯跑,嬉戏。

记者:为什么要买这些菜?

 
纱织看着这个他生活过的地方,突然有些想哭,原来他一直挂在嘴边刻在心上的故乡竟美好得不像话,超出了之前她任何的想象。

肖媛:因为我觉得比较划算。

 
他一直说等他攒够了钱就辞掉上海的工作,回家开个小店,可以卖些小吃,就在汤店的隔壁,也可以卖些零食和小玩具,每天和孩子们玩在一起。他说,夏日睡不着觉的晚上,可以对着月亮弹着吉他,他说,冬天就在河边搭个火堆,支起鱼竿来个寒江独钓,他说,他总在说……

记者:价格和市场上比起来怎么样?

  可是他从来没说过,他是否需要一个姑娘。

记者:那你对这辆慢火车的看法是?

 
转眼间两年过去了,男孩似乎凭着小镇人特有的热忱和想象力在公司混得风生水起,从一个普通的工程师越到了管理层,钱也挣得不少。

肖媛:我觉得挺好的,如果没有这趟火车,老百姓要去很远的地方坐车,这趟车可以增加农民的收入。

 
他已经有能力带着纱织到上海高档的餐厅吃一顿奢侈的晚餐,能够为她买下那些昂贵华丽的舶来品,可是纱织却越来越觉得不安,而过了没多久这份不安就兑现了。

本着“人民铁路为人民”的宗旨,“慢火车”慢慢增添了更多人性化的服务,例如帮助乘客搬运货物,向乘客发放一次性雨衣、雨鞋,为乘客配备清凉油、针线包等。更让大家拍手称赞的是,小站乘客可以“先上车后补票”。

 
公司的一个在建项目因为工程质量问题被勒令叫停,公司高层追究下来。大领导们忙着为自己开脱,小领导们忙着运作,于是所有的压力、职责、谩骂都降到男孩这个新晋的小小领导身上。

从凯里站下了火车,记者跟随担菜村民快步来到了凯里火车站周边的蔬菜市场。放下蔬菜,也不用叫卖,顾客就团团围上开始挑选,挑好、议价、成交一气呵成。30斤蔬菜,20分钟内全部卖完。

 
有时候世界就是这么不公,有时候世界又公平得可怕。来到上海这种大城市打拼的人本来就都是候鸟,可能今日一别,后会就再也无期,而对别人的公平就是对自己的不公。于是,全公司除了纱织以外没有人为男孩说话。

68岁的冯朝美是桐木寨人,挑着40斤纯手工制作的热腾腾的魔芋豆腐来到凯里,看着自家的产品已经基本卖掉一半,笑得合不拢嘴。她告诉记者,客车价格贵,自己又晕车,这列火车真的方便。

 
也许是被人情冷漠伤了心,也许只是觉得时候到了,男孩对纱织说,他该走了,这里的夏季残留的只有燥热的气息,他已经受不了了。

冯朝美:一天挣个30、50块,看货,今天人多就卖光了,剩不下。

 
而纱织沉默了,因为她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是对他说别走,留在上海东山再起,还是对他说你走吧,回到那个最初的地方。她不想与他分离,但在这个抬头看不见云,低头看不见路的城市她自己亦自顾不暇,她如何要求他陪她一起。

如今,这列“慢火车”不断完善对沿线村民的服务,往年春运都会停运,但考虑到村民出行和买卖产品,今年春节继续运行。

 
男孩走的那天浦东南路的樱花正开着,每年这个时候纱织都会想到故乡,想到那天的离别,莫名地心痛。可能是自己再也不是那个十年前的孩子,人长大了,离别经历的多了,就没那么痛了。

从农产品和山货的“搬运工”,到带动少数民族走上脱贫路,在高铁、动车快速度的时代,踏踏实实地跑着自己的“慢速度”,而正是这样的“慢速度”,开出了百姓脱贫致富的“快车道”。贵阳客运段上海二队党委书记黄绍基告诉记者,虽然这列车一直处在亏损运营的状态,但公益慢火车一定要开到脱贫致富那一天,完成它的使命。

 
绿皮火车已经呼啸着而来,又在站台里呼啸着沉默。男孩昨天晚上已经将体面的名牌衬衫和西装打包装进行囊,换上大学时的白T恤和牛仔裤。

黄绍基:虽然是小慢车,但却是老百姓脱贫致富的快车道。这趟车上座率不高,也许随着当地老百姓脱贫,还有贵州山区、乡村现代交通设施的完善,这趟车可能有走到头的一天。但只要上面部门不讲停运,我们就会一直都把这趟车做好,服务项目我们会一直坚持下去。

 
是不是换了一套衣服,你就能成为那个你想成为的自己?纱织想问,可到最后也没有问出口。

图文来源网络 如有侵权 请联系删除

 
男孩似乎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次离别,他欲言又止,却伸出手摸了摸纱织的脸,就像是个对晚辈充满宠溺的长辈,想作为过来人说些什么,却想到只有自己经历,自己领悟的才是真。

 
于是,绿皮火车又呼啸着开走了。慢慢地,慢慢地,那抹生命中的绿消失在天际,消失在回忆……


后记

 
男孩离开上海后,纱织经常坐着慢吞吞的绿皮火车去小镇找他。他们有时会坐在稻田旁,有时会坐在小河边,他们会喝一碗刚出锅的沸汤,会聊一聊最近的生活,聊一聊天南海北的朋友。

 
再后来,纱织也是辞去了上海的工作去了男孩的小镇。本来已经熟悉了上海的她在这里再一次成为了异乡人,但她不怕,因为还有他。

 
又过了很久,当男孩已经不再是男孩,而是一个男人的时候,他说他第一次带纱织回家,纱织就像个当地妇女一样裹上头巾卷起裤脚背上一大捆禾苗帮妈妈干活。那时候,他就知道那辆将他带回来的绿皮火车终有一天也会把她带来,并且再也不回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