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世界历史

南北方过小年,为何相差一天?

新华社天津1月28日电“二十三,糖瓜粘”。农历腊月二十三,我国北方称为“小年”,而南方地区则错后一天,在腊月二十四迎来“小年”。民俗专家表示,这源于我国古代“官三民四船五”的传统。但不论哪天过“小年”,所有中国人都正式准备过年了。

目前,市场上的车主投保三责险的占比严重不足。中国保险信息技术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中国保信”)最新披露的数据显示,三责险投保率不充足,且南北方差异较大,从投保车辆当地占比来看,各地最高相差超过60个百分点。

图片 1

天津市民俗专家、专栏作家由国庆解释说,在中国古代,过小年有“官三民四船五”之说,即官家腊月二十三过小年,百姓腊月二十四过小年,而水上人家则在腊月二十五迎来小年。后来随着时间推移,北方地区逐渐以腊月二十三为小年,南方地区则把腊月二十四定为小年。

据了解,交强险是机动车均须投保的险种。由于交强险具有赔付限额,赔偿不足部分,将由商业三责险来补充赔偿。不过,目前三责险的投保率不足,仅为71.73%。机动车在发生责任事故后,除了通过有限的交强险赔付外,不足部分只能由车主自掏腰包。

今天过小年

腊月二十三也好,腊月二十四也罢,如果说腊八是大年的开场锣鼓,那么小年就是大年的序幕,从小年开始,就进入了过大年的倒计时。

中国保信近日通过官方微信平台发布的统计显示,目前在计的全国35个省市同时投保交强险和三责险的占比情况表明,各地三责险投资差异相当大,除西藏没有统计外,厦门投保三责险的车辆占比最高,达到了95.4%,深圳位居第二,为93.8%,上海与北京投保占比分别为91.4%和82.7%,保险大省广东、江苏和山东的投保率依次为87%、81%和61.7%,而黑龙江投保率垫底,为30.7%。

      祭灶诗

“年到年到,糕糖祭灶”“二十三,糖瓜粘”“腊月二十四,灶王爷上天”等民谣里都说到了“糖瓜祭灶”,祭灶是传统小年的重要节俗,因此,“小年”也被称为祭灶节,每到这一天,人们都要停下手里的各种活计,例行年前的祭灶送神活动。

而三责险的另一指标显示,各地投保情况差异更大,那就是三责险保额的充足度。2014年全国35个省市的商业三责险平均保额充足度显示,经济较发达地区的三责险投保充足度严重不足,当发生交通事故后,保险在缓解赔付压力方面的作用微弱。

      (宋 · 吕蒙正)

历史学者、天津社科院研究员罗澍伟介绍说,灶神俗称灶王爷、灶公、司命,是中国民间在年节中特别崇拜的神灵。民间传说,灶王爷自上一年的除夕子时一直留在家中,以保护和监察一家,到了腊月二十三或二十四日,灶王爷便要升天向玉皇大帝汇报这一家人的善行和恶行,用以督促这家人的日常行为自律。因此祭灶时,人们在灶王像前的桌案上摆放供品,其中最突出的是“糖瓜”,这类食品又甜又粘,意在让灶王爷多说“甜言蜜语”。

重庆地区三责险的平均保额充足度超过了90%,而上海则为69.2%,厦门为63.4%,深圳为56.5%,天津和北京分别仅为39.7%和30.9%。但美国的三责险保额普遍为30万美元,相当于人民币186.3万元。对此,中国保信呼吁,有关单位和广大车主要提高风险意识,积极运用保险工具做好必要的责任风险管理,保障交通事故受害人可以得到充分的损失补偿。

一碗清汤诗一篇,

“人们为了祈福求顺,常常会在灶王像两边贴有‘上天言好事,下界保平安’或‘上天言好事,回宫降吉祥’之类的对联,横批是‘一家之主’。”由国庆补充说。

灶君今日上青天;

随着时代的发展和人们生活方式的改变,现如今祭灶仪式日趋消亡,但“糖瓜”作为过年的第一信号,以及它所传达出的求吉纳祥的美好寓意依然保留下来。

玉皇若问人间事,

送走灶王爷后,人们开始扫尘,北方称“扫房”,南方叫“掸尘”,各种清扫、洗涮,意在除旧布新,驱晦纳吉,干干净净迎新年。

乱世文章不值钱。

罗澍伟介绍说,早年的住房一般没有玻璃,主要靠窗户纸采光挡风。扫房时要糊新纸,粘贴各种有吉祥寓意的吊钱、剪纸,门上贴驮元宝的肥猪,墙壁上贴上年画。如今,很多人将家里的玻璃擦拭一新后,也会贴上一些吊钱、福字、剪纸等。

   
民间过小年有祭灶之习。这一天灶王爷要上天给玉皇大帝汇报,因而小年这天要举行祭灶典礼,厨房要备足肴馔,以免灶王爷上天说坏话。儿时在故乡,小孩子们最盼过小年,这一天是我们小孩子最能自由玩耍的一天,可到山脚墈头烧些柴草,烟雾升腾中,我们会高呼:灶王爷上天了!灶王爷讲好话啰!一一一方一俗,大概别地方没这种习俗,如今故乡不知还有否?

“尽管在‘小年’时间上我国南北方存在差异,但一些习俗活动和人们破旧立新的愿望和辞旧迎新的祈求是一致的。”罗澍伟说。

     
古代“过小年”有“官三民四船五”的说法。官家的小年是腊月二十三,百姓家的小年是腊月二十四,水上人家过小年则是腊月二十五。在南宋以前,北方都是政治中心,受官气影响较重,因此小年多为腊月二十三。相反,南方远离政治中心,小年便为腊月二十四;而鄱阳湖等沿湖的居民,则保留了船家的传统,小年定在腊月二十五。我是南方小民,所以在腊月二十四过小年,似乎也没什么特别的。能象吕蒙正般“一碗清汤诗一篇”确乎很雅趣了,然而奈何“乱世文章不值钱”?恐怕盛世文章更不值钱,所以不如“管他文章值几钱”!于是我也打个油:

灶神也分官与民

南方今日过小年

吾家有灶没炊烟

管他文章值几钱

——2018.02.09.丁酉腊月二十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